美国特黄别60分钟

征文一等奖:伟哉铁兵
时间:2017-10-25 浏览次数:

——观看大型文献纪录片《永远的铁道兵》有感

李全虎

这是一个盼望已久的时刻

时代的温情回眸

拂去岁月无情的灰尘

那些惊世骇俗的故事

重见天日,已化为陈年美酒

历史的闪回,一幕一幕

勾勒出开路者的铁骨铮铮

理想就该这样被汗水浸透

浴血的青春才是真正的风流

凝眸那个远去的背影

我看到这个民族无敌的血性

铁色军队,铁血军魂

泱泱大国,就该如此风雨无阻

路绵绵兮,无名的烈士墓

竖起座座不朽的路碑

泪汨汨兮,不死的英灵

请收下我这份迟到的礼敬

最后的军礼

偌大的影剧院座无虚席

满眼的草绿色的军装

在被岁月收藏之前

最后一次展现森林般的威仪

告别的时刻如期而至

在庄严的沉静中

护送军旗的品字型队列

从幕后缓缓而出

铿锵的正步那样迟滞

又那样凝重。仿佛19481984

血与火、剑与犁书写的画卷

都浓缩于短短的几步之中

无数只右手随命令同时举起

这是最后一次军礼啊

每个人都用了千钧之力

每只手都在空中停留了一个世纪

老兵们留恋的泪花喷涌而出

起伏的抽泣声打破了无边的沉寂

一个兵种消失在历史深处

却在一个个战士的记忆中永生

一段往事渐渐被岁月封存

却变成一个个精彩的传奇

铁打的营盘只是一个神话

绝版的战友情却像陈年的酒

越久越浓烈,越久越醇厚……

散落在铁路边的坟茔

列车在襄渝线上飞奔

哐当,哐当,哐当

轮声是那样激越

那样沉重。仿佛

一只沉甸甸的巨手

在拍打着天地之良心

我看到了,看到了

散落在铁路边的坟茔

火车掀起的大风

惊动了被遗忘的角落

坟头上的野草

在无所凭依中瑟瑟颤抖

我看到了,看到了

那其实不是坟茔

那是一个个年轻的生命

他们身穿绿军装

领口是鲜红的领章

头顶是闪闪的五星

我看到了,看到了

他们拼杀在大山深处

像殉道者一样义无反顾

他们一寸寸地向前掘进着

风枪发出血性的怒吼

雨衣上挂满山体的泪珠

匆匆赶路的旅客啊

日行千里的钢铁巨龙

当我们穿山越岭如履平地时

可曾想到过——

托起轨枕的不仅仅是道砟

还有牺牲战士的血肉之躯?

我问长长的隧道——

是谁让拦路的山脉放行?

隧道答:我就是他们的墓志铭

我问高高的桥梁——

是谁镌刻下这鬼斧神工?

桥梁答:我就是他们的纪念碑

哦,马革裹尸的老兵们

我不知道你是谁,来自何处

也不知道你为何依路而居

但我知道你们的无私和忠诚

活着,用生命为我们铺路

死去,用灵魂为我们守护

襄渝线何其漫漫兮

汽笛呜咽,长歌当哭

大巴山何其巍峨兮

白雾弥漫,长伴鬼雄

延伸

自从十八岁离开故土

我稚嫩的脚步

就承载着我青春的梦

向巴山蜀水延伸

向齐鲁大地延伸

向广袤的大江南北延伸

在穿军装的日子里

我和我的战友们

足蹬解放鞋

坐在解放卡车上

列队于无数前辈

从充满硝烟的战争年代

就集合起来的队伍之中

向神圣的使命延伸

向军人的荣誉延伸

有时我觉得

我们像一条绿色的洪流

能冲跨万世的阻隔

能荡平千年的天堑

让铁轨向前延伸

让沟通之路向前延伸

有时我觉得

我们是一缕习习的春风

给原始而无望的角落

送去外面的消息

让铁轨向前延伸

让开放之路向前延伸

有时我觉得

我们是一片流浪的祥云

为贫瘠而干涸的大山

播撒着世代渴盼的甘霖

让铁轨向前延伸

让致富之路向前延伸

有时我觉得

我们不过是一只风筝

给空旷而沉寂的远方

描绘一幅腾飞的风景

让铁轨向前延伸

让梦想之路向前延伸

二十一岁那年

我和我的兄弟们

在百万大裁军中

告别军旗,穿上

蓝色的铁路工作服

从火热的军营

到简陋的工棚

我们开拓者的责任

还在延伸

我们铺路石的命运

还在延伸

一个铁道兵战士的烙印

已经延伸到我们的血液

我们的灵魂

一座座新桥飞架南北

那是铁道兵的火炬在传递

一条条新路牵手东西

那是铁道兵的生命在延续

一个个隧道贯通古今

那是铁道兵的文化在延伸

我们依然唱着志在四方

让豪情向万水千山延伸

向世界屋脊延伸

向更宽广的施工领域延伸

延伸到千年的封闭

延伸到万世的荒芜

我们依然是当年的铁军

延伸着特别能吃苦的传统

延伸着特别能战斗的精神

延伸着特别能奉献的品格

在私欲横流铜臭熏天的时代

我们坚守的没有硝烟的阵地

还没有完全失守……

一个真正的战士

必定是一个有铮铮傲骨的人

我们无法消解崇高

无法与恶俗同流合污

只要生命还在延伸

就要延伸我们的兵魂

延伸我们的激情

延伸我们对祖国的誓言

延伸我们对人生的追求

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笑声远了

激情在平淡中消磨

汗水干了

誓言在惶惑里淹没

看那些残垣断壁

看那些疯长的杂草

这,就是我们

挥之不去的魂牵梦绕

也许,你已经

记不得我?

那个曾经的黑发小伙子

如今已满面皱褶

其实,我何尝

又敢认你?

没有梦中的营房

没有心中的军歌

但我确实是我啊

滚烫的泪水可以作证

你也真的是你啊

这儿有我们修建的铁道

哦,历史与现实

在这里渐渐重合

这是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青春的驿站永远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