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黄别60分钟

坚守那片“底色”
时间:2017-11-03 浏览次数: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精华》篇中,曾有这样一句话“不知来,视诸往”,意思是说,如果不了解一个人的将来的话,可以去观察他的过去。这里所说的“过去”,其实就是我们心口相传的“历史”。

中国人对历史的执着由来已久,从洪荒时代走向文明社会的过程中,那份对祖先和历史的崇拜之情,直接塑造了我们国人的独特性格。于是我们看到,家族的谱系,国家的运势,并未随着时间的逝去而变的模糊,反而大有历久弥新之感。

为什么我们会执着于历史?习总书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治理国家和社会,今天遇到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过很多事情都可以作为今天的镜鉴。中国的今天是从中国的昨天和前天发展而来的。要治理好今天的中国,需要对我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深入了解,也需要对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探索和智慧进行积极总结。”

今年是2014年,30年前,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建制被撤销,由“军用”转为“民用”,固然是受当时改革开放大气候影响,但作为后来人,每当想起这支有着“铁军”称号的部队,还是有些可惜的。或许,“铁道兵”就是我们这个企业的一种“底色”吧。

说起“底色”,从字面理解,可以理解为事物本来的样子。在讲究历史传承的当下,“来自何方”是很多人的关注所在。正像企业做外宣时,首先会告诉公众,我们是国资委管理下的大型央企,意味着我们有“国资”背景,然后再补充第二句,我们企业的前身是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最后,再告诉他们,我们的铁道兵部队组建于解放战争时期,是人民的军队,为新中国建立作出了突出贡献。

直接脱胎于人民军队,这便是我们的“底色”。是我们区别于很多竞争对手的地方。

作为铁道兵部队的传承,我们的企业对“兵改工”的记忆并不鲜见。就在今天,我们的很多老同事,在30多年前,他们也曾身着军装,边扛枪边干活,赶工期如行军令一般。那是怎样一种情景?

惭愧的是,作为一名铁道兵的后代,我对他们的生活竟然知晓甚少。我出生的时候,那已经是“兵改工”之后的第二个年头了。对父亲军旅生活最初的记忆,是一块被我摆弄烂的军功章,以及那一本相片簿。

在那几十张照片里,让当时身处南国的我第一次知道了雪是什么样子的。而对于他的工作场景,我却一无所知,人或许都这样,时至今日,大家出镜的时候,总要在照片上表现出自己最好的形象。所以,那个时候,关于他当兵那段岁月,我总是喜欢用“美好的记忆”来形容。

直到我进了单位,才逐渐了解,我所知道的并非真相。2010年,我在山西娄烦工地,参与太原至兴县铁路的建设,对铁道兵历史的感性认识,才逐渐多了起来。

也许是机缘巧合,我得以见到那修了一半的太古岚铁路,得以知道,就在30多年前,我那正在军营服役的父亲,和他的那些战友们一起,手推肩扛,修筑了太原到镇城底的那段铁路。

在那里历练了三年之后,我终于想起父亲曾说起过冬季山西彻骨的寒冷,也终于体验了几次“二米饭”那寡淡的味道。同样是在那里,我接触到了一大群曾经的“铁道兵”:身材高大的收料员老王,居然以铁道兵方队队员的身份参加了1984年的国庆大阅兵;在谈判桌上寸土不让的征地副经理老梁,举手投足中,都不失军人般的霸气气场;因有着共同的“铁道兵”经历,10多名当地“老铁”与项目部的几十名“老铁”曾在“八一”建军节把酒言欢……

月初,由股份公司和央视合作拍摄的纪录片《永远的铁道兵》正式播出,在全系统内引发了收看热潮。在单位的很多同事看来,他们在纪录片中找到了自己的心灵寄托:“老铁”看到的是荣誉——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年代留给了荒山野岭,却从不为人知;中年同事看到的是情怀——草创时代,他们没赶上,而今他们依托前人打造的这艘大船正扬帆远航;年轻同事看到的是希望——曾经的辉煌,留给他们的是无限敬仰,膜拜的同时,他们也仰起了头踏上征程……

或许,如果今年不是“兵改工”30周年这一特殊年份,我们也应该去铭记那段历史。就像我们中国人特有的“祖先崇拜”,对中国铁建这个企业而言,铁道兵时期的历史,年代虽然有些久远,话题有些沉重,但这就是我们这个企业最深处、最核心的那一层“底色”,也是我们应该用理想和信念去维护的东西。(二公司党委工作部 王观生)